买二手车注意事项,考研真题,穿越时空的少女

admin 2019-03-24 阅读:108

新剧《都挺好》开播之后,演员郭京飞被推上“风口浪尖武萌战姬”。

起因自然是受角色所“累还珠之雍正回魂”。

随着剧情展开,苏家父子三个各自以不同的槽点成为观众的声讨对象。其中,最先引起人注意的还是老二苏明成。

一出场,他就因那副蛮不讲理的嘴脸,在找打的边缘疯狂试探。


作为饰演者的郭京飞对此早就有所预见,提前一步在线“求饶”。在剧集更新的过程中,也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

只是他没金三角雇佣兵想到,有人气到“恨不得连雷佳音一起打”了。


说起来,眼下情况倒真饭店情缘和后者的《我的前半生》播出时如出一辙。

而且同样的,就蔬果村的故事像那个让人无法百分百讨厌的前夫哥陈俊生,妈宝男苏明成也有值得同情和理解的一面。

抛开苏家的纷争不谈,他作为丈夫的人设有其可爱讨喜之处,和朱丽的义绝墨魂笔互动就像生活里那种让人有些羡慕的恩爱小夫妻。

道歉哄人的时候,会笑眯眯地开成一朵花;睡前的一句“开小会”,真实自然不油腻。


在家庭矛盾激化的过程中,相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苏父,他显得“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父兄知道他啃老的习惯,不愿意将涉及财务的事宜交由他插手。

对于亲人的不信任,他又是生气,又是委屈,冲动之下推门而入,拉起袖子就开始宣泄。

声音里明显听得出略显急促的呼吸,随着一句句质问脱口而出,红了眼眶,明明越说越气却压住了没有爆发。


等解释啃老的原因时才带出哭腔,成年人的怒气之外,流露出为人子的憋闷。

说到说不下去,似无奈似急切的“哎呀”二字,叹到了观众的心里。


最后,丢下一句气急败坏的“谁委屈呀”,转身走人。

这场行云流水又感染力十足的辩白,让人渐渐转移立场,忍不住心疼起来。直到他将明玉打伤住院,才再次被激怒。

后来,眼看着他为了出狱而被迫忏悔。读信时那股羞耻、愤怒、不解交织的劲头,迎上对面明玉的情绪压迫和手机镜头。

又叫人不由得发出感慨:这哪是亲人,是冤家啊。


平日里那种充满生活化又带点喜感的样子,亲切得让人觉得不像在演戏;

在“哭诉”和“读信”这样的重头戏中,从失控边缘游走的情绪状态到大段大段的密集台词,又极显功底。

苏明成的可爱、可怜与可恨,都被郭京飞演绎得格外鲜活。

渐渐地,观众的讨论开始超出其角色与演技,旧闻#郭京飞老婆是鲍蕾妹妹#也见于热搜。


这些都说明一件事:郭京飞红了

以后的某些场合里,我们很可能会看到他被人追问“爆红后的心态如何”。

之前,他多次面对“不够红的现状怎么看”这样的问题,而答案总是“当个二线演员就挺好”

不是“客气”,是真的挺好。

尽管没有遇到苏明成这样具有爆红潜质的角色——身处话题剧、自带争议性,但凡是看过他演戏的观众,无不认可其实力。

更早被圈粉的那批,仍有人喜欢喊他一声“当家的”,那是他在《龙门镖局》里的角色镖局少东家陆三金。


这部充斥着现代元素的古装喜剧本就花样百出,演员也少不了要配合角色各种“上蹿下跳”的骚操作。

善于模仿动物的郭京飞,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都异常丰富。

扭动、噘嘴、对眼、瞪眼、做咆哮状,似乎每一个五官和关节可以调动。

嘴炮开启时,可以说、可以唱、也可以说唱,语言乱码时,法语、英语、再加各地方言轮番上。


那些演技爆发的精分时刻,成就剧中诸多公认的名场面。

同时,他还是陆三金的大爷东厂督公盛廷玉。

举手投足之间那副“娘娘腔”的状态,连兰花指的力道中都带着戏,再配合浮夸的造型和唐山口音,将人物喜感发挥到极致。


紧接着,是网剧的势头还没有如今这么强劲的2014年。

有部豆瓣8.1的作品叫《暗黑者》,主打犯罪悬疑题材之余,结合了不少喜剧元素。

郭京飞扮演同时拥有高智商、爱耍帅、吊儿郎当等特质的神探罗飞,是通过反差效果制造笑点的主要担当。

以一种浑然天成的闷骚气质,在正经与不正经间游走切换,那颗虎牙也提供了不少帮助。


经过早期的这两部代表作,观众说他是行走的表情包、中国版李狗嗨,认准了作为喜剧演员的郭京飞。

正剧和反派,则是他较少尝试的方向。

直到2017agoni唯恋皇室拽公主年,他第一次与正午阳光合作的《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播出,他在其中饰演上师濮阳缨。

他从濮阳缨被父母抛弃、满腹才华、心理扭曲的经历里,看到了人物内在的悲剧性和复杂性,被激发起强烈的创作热情。

先是琢磨出后来被观众调侃为“卡粉男孩”“美妆博主”的造型,用中分长发、厚厚的粉底、浅色美瞳,呈现出身体的病态。

夸张的扮相不是第一次尝试,但他的表演却比任何一次表演都收敛。

在郭京飞的理解中,这人就像一团烟一条蛇,甚至想赋予他一种“韵味”。

于是,简化了一切神情、言语、举动,去塑造其阴柔诡谲的特性。


不这么演,这个被称为“暗黑版梅长苏”的角色会比现在要更加脸谱,甚至流俗。

但演完之后,提起来便是梗,角色意义和表演功底被相对弱化。

换作别人可能会失望,郭京飞不仅“不care”,还非常看得开,“给人带来快乐就行了”。

后面的这句话,似乎是大部分喜剧演员都具备的心态,看起来更像对早期作品的回答。

但是对郭京飞来说,这基本上就是现在演戏、甚至是为人的宗旨。

这种见解的形成,也包括扎实的演技,可以往更早之前追溯,在上戏的学生时代和许熙芸在舞台上发光发热演话剧的阶段。

现在的郭京飞话多且有梗,但回忆起来,总用“讨厌”二字形容过去的自己。

上学期间,他整天在学校里裹个军大衣琢磨表演。

类似的经历,在很多事后被证明实力超群的男演员身上都发生过,还有化个胡子拉碴的妆就上街乞讨的。

郭杨武事件京飞不一样的地方是,他还热爱哲学、研究西方戏剧和表演理论,有点读过几本臭书就不知天高地厚的意思。

没有达到艺术家的成就,却有自以为艺术家的作风。


小到排练细节、大到人生体悟,容不得半点质疑;生活习惯也不大好,不刷牙、不洗脸,邋里邋遢地遭人嫌弃。

人缘便也可想而知。

但同专业的学弟雷佳音是例外,他打开自己那“问题儿童收留所”的大门,交下这个朋友。

除了喜欢郭京飞当时的那个深沉范儿,多少还有点“迷弟”的心理。

大学毕业后,他们又成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同事。

雷佳音至今都记得,剧团领导之前招收郭京飞时的态度有多坚决:文化课不好也要,不然这届谁都不要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个时候确实是他人生中的高光时刻,比挺好可要好得多。

因为后来在影视圈身处二线的他,是舞台上有“话剧王子”之称的“扛把子”。

他的戏也确实是好,最直观的说明、也是值得炫耀的成绩,就是由他担任主演的宁财神+何念的“爱情三部曲”(《武林外传》《罗密欧与祝英台》和《21克拉》)。

这几部作品在巡演中,一共取得了1.6亿的票房。

他个人也借此受到相当大的荣誉和肯定,先后拿下佐临、白玉兰、金狮三个重要奖项。


似乎,他在话剧界“打下江山”、在影视圈“打开缺口”靠的都是喜剧。

但是刚刚来到剧团时,他演的是《牛虻》等相对严肃的作品。

直到演完其中的话剧《终局》,被改变了人生观,进而影响到作为演员的选择。

这部剧的原作者是荒诞派戏剧大师贝克特,和他其它的作品一样,通过悲观病态的人物,探讨一系列严肃沉重的命题。

可以想象,这对一个成天读哲学又满怀骄傲的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入了戏便走了心,郭京飞一度被折磨到极致,对自我和世界都陷入怀疑。

这“终局”二字是围棋术语,意味着对弈结束。

在人生这场棋局里,大部分人都以“不敢死又活不好”的状态反反复复地走着。

我有什么东北往事之关东匪事资格看不起别人,而眼前的一切又到底有什么意义?

▲郭京飞饰演左边那个戴着墨镜的瞎眼老头


想不通,他就一次次地往话剧中心的顶层跑。

好在18楼的风没有让他跳下去,而是把他吹向了绝望的另一个极端:放下。

那种质疑一切都毫无意大漠敦煌纯音乐mp3义的痛苦,是会永远客观存在且无法改变的,但人可以选择乐观。

他想起学习表演时,老师一直告诉他们,“演员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这个用在老师身上的句子,也可以用来形容演员,一个可以有所“作为”的职业,通过作品自我治愈、甚至影响别人。

简单地说就是制造快乐,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喜剧,而且不能是那种随意无底线的搞笑。

这么一来,他不绝望也不嚣张了。

摆脱悲观的情绪和态度后,留住了那层底色,这也恰好是生活能够赋予喜剧演员的最好的“礼物”。

如何演好喜剧、什么是喜剧、为什么是喜剧,在郭京飞这里都有了答案。

只是后来,他在舞台上演着演着觉得有点“恍惚”。

几部话剧里合作的演员全是同一帮人(钱芳、张瑞涵等),以至于再上台时要稍微分辨下角色和作品。


这才急流勇退,转身走进影视圈。

从话剧王子到二线演员的落差,他适应了一段时间,但很快琢磨出结果。

就像人生态度从悲观到乐观的调整,演出作品从悲剧到喜剧的转向,他对演员这一职业的认知也在改变。

不过,他这次所考虑的是一些和表演没有直接关联的东西,也是很多演员都有的困惑。

2017年到2018年,正是一批中年男演员爆红的节骨眼。

那群人中不乏他的好朋友,之前之后的苦恼着实不少,倒让人想说一句:学学人郭京飞。

比如雷佳音,他凭借《白鹿原》《我的前半生》和《绣春刀2》三部影视剧,强势走进或者说重回观众视野。

随之而来的大量关注是意料之中,但关注的落脚点则让他没想到。

当初,他和郭京飞从大学小巷三寻到剧团,再到后来几乎同时离开话剧舞台,共同经历各种大事小事、疯狂的事。


不离双头火车麦帝迈克不弃十几年,友谊坚固如初。

有段时间,他们正好都在横店拍着戏,闲不住的雷佳音做了一件现在令自己“后悔”不已的事情。

他建了个方便喝酒撸串的微信群,为了好玩,随手起名“TF老boys”。

群里的另一个人,是和他与郭京飞先后建交的李光洁。

在差不多的时间段里,和他们各自因为《和平饭店》《二代妖精》打成一片。

臭味相投又有缘分,虽然相熟不算久,但丝毫不妨碍他掺和进那种非常奇特的关系:互虐互怼互为真爱。

▲路边的三个大爷(不是)


雷佳音爆红之后,这个组合的存在与画风也随之曝光。

从此,他们闪耀光芒腿甲的隔空互cue或难得同框总是自带话题,一发不可收拾地成为圈粉利器。

很多观众都越发期待三个人能够正式合作,但也有人质疑这种捆绑营销的操作太过频繁。

这对雷佳音最直接的影响是塑造角色的说服力,因为大家一见他就想笑。如果不是观众缘好到过分,好事会演变成“坏事”。

难怪那些老戏骨们总会说,演员得有点神秘感。

遵循他们的经验,片约更多也更忙的雷佳音,确实也有意无意地低调拘束了不少。

但这题搁在郭京飞身上,就容易解得多。

因为在网络时代的大环境下,再坚决爱惜羽毛的用心,多半是白费。

百岁男团lihmds的段子被消遣和娱乐,也是给观众带去快乐的方式之一。

只是相比之前演戏时那种带有“使命感”的快乐,这里的快乐包含着“服务者”的心态,更落地几分。


还有周一围,也是那个时候,他通过两档综艺节目被更多的观玉女心惊众认识。

他的纠结在那之前,因为一直以来,演员中间都存在着“鄙视链”。

根据电影、买二手车注意事项,考研真题,穿越时空的少女电视剧、网剧、综艺等作品易贝闪贷,划分咖位与等级。选择什么样的作品,也隐隐被视作对演员初心与追求的判断标准。

周一围便属于有点“端着”的那类人,自然而然地对综艺抱有抵触情绪。

他和郭京飞合作过《少林问道》,戏里是反目兄弟,戏外却成了好友。

和已经去过《出发吧爱情》《跑男》等节目的郭京飞聊起这事,反过来被“点拨”。

先让大家看见你认可你,才能有更多和更好的选择。否则,只能看着想演却没资格演的角色干着急。

演员也需要“流量”,这就是最现实的市场规律。


与此同时,在可以选择的范围里坚守自己的“底线”。

曝光度,是节目带给演员的附加值,尽力让节目好看,是演员上节目的本分。

这对周一围参加《演员的诞生》和《声临其境》的决定,多少有些影响。

很快,郭京飞也在后者中亮相,这确实是最适合他发挥的舞台。

声音表现力正是他的表演优势之一,《龙门镖局》《暗黑者》里多次给其他角色配音。

一说便知的,是马天宇饰演的龚馨冬。至于他说的另外两个角色,粉丝们猜测纷纷,我也没能找到确切答案。


在节目中,他配的两段台词分别出自《手机》和《建党伟业》。

对葛优和冯远征两位演员的声音模仿得几可乱绝品天医吴磊真未闻花雨,情绪的调动也相当到位,前者松弛、后者激昂。

而他在完美展现自己的专业实力之余,从化名“小甜甜”出场到结束,还保持着所谓的综艺感。

节目播出之后,确实让更多人看见了这位值得一爱的演员。

但是,就像濮阳缨作为表情包和卡粉男孩梗的存在感超越了角色,这回的露面也未足以让他成为中年爆红男星的一员。


这让我想起之前,他提到自己劝解周一围时,有一句话让我印象颇深。

说的正是没有完全走到台前时,那种有心无力的状态:心中有马,手中无剑

现在,苏明成递过来一把剑,郭京飞稳稳地接住。

这个可爱、可以爱的二线男演员,终于彻底暴露了。


该原创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 第十放映室(ID:dsfysweixin)

微信搜索关注:第十放映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