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加速器,火星救援,云画的月光

admin 2019-03-22 阅读:148

珍妃出生名门望族,她纤弱、高雅、美艳,却是命运多舛,珍妃也曾受慈禧钟爱。为何慈禧后面那么不喜欢珍妃?珍妃卖官敛财、干预朝政,引来慈禧的不满,为此慈禧才让人剥光珍妃的衣服痛下狠手。

“金井一叶坐,凄凉瑶殿旁。残枝未零落,映日有晖淮稻5号光。沟水空留恨,霓裳枉断肠。何如泽畔草,犹得宿鸳鸯。”这首晚清侍读学士恽毓鼎为珍妃而作的《清宫词》让无数人唏嘘不已。在尘封的历史的光影中,珍妃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女子闻檀的作品集,她不仅容貌美丽,而且聪明伶俐,九岁便能作诗,赋有“月影d4094井中圆”的诗句,从中可以想见她的才情。不想一语成谶,这个年轻鲜活的生命的结局果然就像她幼年的诗句一样,只落得月影井中圆,如同月光的寒影在幽幽古井中摇曳,破碎。珍妃落井前的那一句:“皇上,来世再报恩啦!”思之催人泪下。可见,恽毓鼎为珍妃而写下的《清宫词》也并非一时随意之作。

那还是光绪十四年,也就是公元1888年10月,时任礼部左侍郎长叙两个女儿被选进皇宫,成为了十八岁光绪皇帝的两个嫔妃。十五岁姐姐被册封为瑾嫔,十三岁的妹妹被册封珍嫔。同时进宫的还有慈禧太后的胞弟副都统桂祥的二十一岁女儿叶赫那拉氏。叶赫那拉氏因为慈禧的恩宠而被册封为隆裕皇后。次年正月,光绪举行大婚典礼,奉迎隆裕皇后入宫。此时,珍、瑾二嫔早已先期入宫,在东六宫中,珍嫔居景仁宫,瑾嫔居永和宫。直到六年后,即光绪二十年甲午春,也就是公元1894年的初春,因320926慈禧太后六旬万寿加恩得晋嫔为妃,珍嫔被封为珍妃,瑾嫔被封为瑾妃,在她们的前面还有皇后、皇贵妃、贵妃三个等级。

其实,珍妃初入宫时,也为慈禧所钟爱,曾吩咐内廷供奉缪嘉蕙女士负责教育于她。平时她虽居景仁宫,但常与光绪同居于养心殿。她此时才十三岁,天真活泼,聪明伶俐。光绪总是让她随侍身边,同桌共食,同床共寝。他们还老是互换装束,嬉戏玩乐,这给精神上长期受压抑的光绪带来了许多的安慰和快乐。

光绪大婚之后,隆裕皇后逐渐失宠,而瑾妃与光绪相处淡漠。只有珍妃生性乖巧、善解人意,加之工翰墨会下棋,日侍皇帝左右,与光绪共食饮共玩共乐,对于男女之事毫不在意,据晚清礼部主事胡思敬的《国闻备乘》记载“德宗尤宠爱之,与皇后不甚亲睦。”清朝制度,妃子例银每年三百两,嫔为二百两。珍妃用度不足,又不会节省,还对宫中太监时有赏赐,亏空日甚。她遂串通太监,侍宠而骄多次受贿卖官。因为有利可图,当时太监中最有势力的数人均染指其中。慈禧候鸟轰趴馆曾当面拷问珍妃,并从其住处搜获记有其卖官收入的一本账本。由于树大招风,卖官鬻爵的不法勾当影响日渐彰显,引起了慈禧的强烈不满。

珍妃出身于满洲镶红旗他他拉氏部族,其祖父乃陕甘总督裕泰,其父长叙曾任户部右侍郎。其伯父长善乃广州将军,珍妃与瑾妃自幼随长善在广州生活长大。广州将军长善虽为武将,却喜揽交文人墨客,他曾聘文廷式教习两位侄女读书。文廷式乃一代名士,后连榜高中得为榜眼。珍妃十岁那年,长善卸任广州将军,两姐妹随同伯父北返京师。

珍妃入宫薄习后,看到正值青春年华的光绪每日凌晨寅时上朝,午时退朝还宫,工作时间长达七八小时,很是辛苦,便日侍左右,想方设法讨光绪的喜爱,譬如,扮出男装宛如少年美差官,调皮可爱,灵秀动人。加之她本来就工翰墨会下棋,与光绪共食饮共玩共乐,对于男女之事毫不在意,是以博得光绪专宠。珍妃还很大方,对宫中太监时有赏赐,太监们得些小恩小惠,也都竭力奉承这位“小主儿”。时间一长,这位“小主儿”也被捧得有点不知所以,渐渐失去自我节制的能力。

珍妃扮男装少年曾引起慈禧的反感,但是,真正招致慈禧厌恶的事情,是珍妃参与了与其身份不相符的卖官活动。晚清翰林院编修商衍瀛在《珍妃其人》一书中,讲述了珍妃卖官的缘由和经过。而珍妃之所以会走上卖官的道路,主要是由于自己的零花钱不够用。那时的内廷,不同的级别工资不同,比如皇后每年年薪是例银一千两,逐级递减,到了妃子这个等级,年薪就减到了三百两。这个花销放在老百姓身上是绰绰有余,但是珍妃自小就没有节省的习惯,花钱大方惯了,有事没事还会给宫中太监们一些小恩小惠。时间长了,亏空日渐增多,必须想点其他的生财之道,来弥补常年的花销不足。于是,珍妃就搞起了向外卖官受贿来赚取外块这项兼职黄总韩燕。

这个卖官小集团除了珍妃,还包括珍妃的胞兄志琮和一干小太监。珍妃依靠胞兄志琮,串通奏事处太监拉搞绵羊纤,收人钱财为人跑官。奏事处乃是太监与朝廷官员传达沟通之处。游戏加速器,火星救援,云画的月光因为有利可图,当时太监中最有势力的有郭小车子、奏事太监文澜亭、慈禧掌案太监王俊如诸人,均染指其中。珍妃住景仁宫,景仁宫太监亦多有涉及。私卖官职所收之贿款,一部分供给珍妃,其余由各层分肥。珍妃的主要“任务”是向光绪求请,最后搞定,“功劳”最大,自然分赃亦最肥。然这种事可一可二不可三,毕竟会有影响,日渐彰显。有一次甚至卖到上海道员,搞出风传一时的鲁伯阳被劾案,惹动外界舆论纷纷。《国闻备乘》上说:“鲁伯阳进四万金于珍妃,珍妃言于德宗,遂简放上海道。两江总督刘沈阳新黎明防爆器材厂坤一知其事,伯阳莅任不一月,即劾罢之。”鲁伯阳虽买得了上海道员的官职,却在上任一个月后被江督刘坤一弹劾罢免。

鲁伯阳江天鸿被两江总督刘坤一弹劾罢免之事,并没有引起珍妃的警觉,以致使她在卖官敛财的罪恶道路上愈走愈远,最终她替人拉关系跑官的事情还是在光绪面前露了馅。当时,珍妃向光绪举荐了一个叫玉铭的人出任四川盐法道,这个职位官居四品,在四川相当重要。可这个玉铭不争气,在光绪面试中败露了珍妃卖官一事。光绪二十一胎二宝爹地你不乖年甲午四月间,珍妃基本上已经为玉铭搞定了四川盐法道一沙县小吃盘店网职。但是,按例这一级别的新官放任,要由皇帝召见一下。光绪在召见时问玉铭在哪一衙门当差?居然对曰在木厂,光绪闻之不禁大惊失色,于是命其将履历写出,那玉铭竟久久不能成字,原来是一文盲。光绪更是骇然不已,于是另下一旨:“新授四川盐法道玉铭,询以公事,多未谙悉,不胜道员之任。玉铭着开缺,以同知归部铨选。”此事一时风播于朝野上下,慈禧得知此事后严责光绪,要求他必须追究责任。明清两朝明令规定:后宫不得干预朝政。何况居然推存一个文盲去当四品道员,也实在太不像话。此时,就是光绪有意庇护珍妃,也很不好办了。

在当年慈禧六十大寿后,本已从嫔升妃的珍妃被降成了贵人。虽说慈禧处分珍妃是为了打击帝党,但是珍妃也的确因卖官敛财违犯了祖制家法,犯下了贪腐之罪;再加上她举荐自己的老师文廷式给光绪做幕僚,影响了皇帝的决策。这种“干预朝政”的事慈禧自然不能容忍。

慈禧就珍妃受赂卖官一事斥责珍妃坏了祖宗家法,岂料倔强的珍妃反唇相讥慈禧说,“祖宗家法亦自有坏之在先特鲁姆普变态杆法者,妾何敢尔?此太后之教也。”意思是你自己垂帘听政有违祖制,否则我怎么敢这样做呢?我收贿卖官还不都是向你学的!赵景强慈禧最听不得的话就是讽刺其垂帘听政,当场勃然大怒,当即命令剥去珍妃衣服“袒而杖之”。

据《国闻备乘》江藤つかさ记载:“初太后拷问珍妃,于密室中搜得一簿,内书某月日收入河南巡抚裕长馈金若干。”光绪当年10月29日下旨:“朕钦奉慈禧……皇太后懿旨,本朝家法严明,凡在宫闱,从不敢干预朝政。瑾妃、珍妃承侍掖廷,向称淑慎……乃近来习尚浮华,scute屡有乞请之事,皇帝深虑渐不可长。据实面陈,若不量予儆戒,恐左右近侍藉以为夤缘蒙蔽之阶,患有不可胜防者。瑾妃、珍妃均着降为贵人,以示薄惩,而肃内政。”虽瑾珍二妃俱责受罚,但重点还是在珍妃。援宫中成例,犯事儿的嫔妃均交皇后严加管束,珍妃被幽闭于宫西二长街百子门内牢院,命太监总管专门严加看守,从此与光绪隔绝,不能见面。

那帮拉纤卖官的太监均被处以极刑。据有关史料记载:“太后宫的掌案太监王俊如,其徒弟小太监宣五、聂八,皆在其内。因为太后留面子,将王俊如等三人发遣奉天,缓些时日,方以密旨命盛京将军长顺将王俊如就地白裘恩真正身份正法。其余奏事处总管太监郭小车子、奏事太监文澜亭,以及光绪御前太监、杨姓孪生两兄弟,人称对儿杨者,并无姓名可稽的内殿技勇太监,珍妃景仁宫的太监等,共同交内务府慎刑司立毙杖下,前后打死的太监六十余人。”可见,珍妃一案在宫中引起的牵涉面甚大,影响可知。事败后,珍妃之兄志琮惧祸逃沪,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八月被革职。

据此,晚清翰林院编修商衍瀛曾在《珍妃其人》一书中说:“珍妃于甲午十月幽闭,距戊戌尚有四年,外闻传巴加偏旁说因赞助新政而被罪的话,证诸史实,毫无其事,不辩自明。”由此可见,慈禧命人剥去珍妃衣服“袒而杖之”,并非仅仅是慈禧与珍妃这一对皇家婆媳过招那样简单。如果不是珍妃恃宠而骄、卖官鬻爵、敛财自肥、干预朝政,慈禧贠婺对珍妃即便有再大的反感,恐怕也不至于如此痛下狠手,命人剥去珍妃衣服“袒而杖之”。

趣历史点评:珍妃或是因为有光绪的厚爱,大胆卖官敛财,导致慈禧厌恶,这也就罢了,关键是慈禧最讨厌“干预朝政”的人,珍妃却也恰恰做了,不得已,慈禧才下狠手。这在清朝史上,皇妃遭受这样处罚的珍妃应该是第一人了。